FC2ブログ
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永遠的愛我?

聽到這句話,不知怎地竟潸然了。
其實我對自己不是那麼有信心,不像外表那樣可靠獨立,真實的我不過是個在黑暗中會顫抖,不想自己一個,怕寂寞,用冷然偽裝自己,其實好愛笑,其實好愛熱鬧,
接近了,卻又膽怯害羞小女人。
我只是隻,只是隻如同我的寶貝多年前一針見血刺破武裝的,膽小又愛裝著自己膽大的貓。

我們都忘了,這條路走了多久……

回首總是滿滿的茫然,不知道自己成就了什麼,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回嘉時是否能讓那些掛念的人不再擔憂?
不清楚,不瞭解,不明白,不懂得。

曾以為自己光彩絢爛,握緊掌心發現什麼都空了。
手冰冷,腳冰冷。
淺淺的思念在這冷天裡還沒冒起煙,而我總在某些時候被無言的雪掩埋。
好久沒這樣了,好久沒感受到這深刻酸苦難忍的孤寂。
好像過去的種種會馬上反噬般……寂寞。

寂寞。

親愛的為什麼?也許你也不懂。

明明是應該幸福的時候,明明是該知足的時候。
捨不得走,
卻不能留。

走了太久終於走到分岔路的路口,
我和你手牽手,
說要一起,走到最後。
——————

大佐告訴我吧,如何像你那樣不屑中滿溢溫柔的笑,如何在懷中偷藏一整個夏天的溫暖,如何在瞳裡裝點隕星最炙熱懾人的光芒。
告訴我吧,如何像你那樣不回頭的前進,如何義無反顧燒灼止血披軍氅一次次冷漠絲毫不留情燙傷大敵向著所望前進。
於是那個誰跟誰都跟著熱了信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8 血酒同色,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