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DMIN TITLE LIS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曾經那個失去二伯的夜晚,回到家,一個人在的家,沒有人安慰我,沒有人可以讓我依靠,我只能咀嚼著濃稠的黑暗無邊,在電腦中網路上網誌裡吐露我的悲傷無涯。
一邊聽著阿妹的真實、我要快樂、勇敢,一邊像虐待自己剜著心一樣敲下回憶,過去翻騰,隨著停不了的滾燙的淚水一起蒸熱。

誰都好,誰都無所謂,好想有人陪著輕輕拍著安慰著無力的我。
而一想到老爸需要多堅強才能保持平靜處理這一切,心頭又是一陣酸苦。
為什麼,
我不停問。

我不瞭解,我大概究其今生也無法瞭解,
為什麼上蒼這麼早這麼快地就要帶走我們的摯愛。
這麼好的一個人。

就算在國一時已經領悟體會到死亡離我們多近,真要來時他根本不會聽從你的懇求。
卻還是忍不住重複哀悼自己有多渺小,什麼都做不了阻止不了。



這樣的我,面對有同樣遭遇的同事,自認說不出什麼安慰話。
只能靜靜地陪著妳,告訴妳我會在這邊陪妳,這是我和我的半身摯友惟一會的笨拙安慰。
如果累了,我會提供妳一雙可能冰冷卻有力度的手緊握妳手,告訴妳,
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
而妳所感受到的那些悲慟哀傷寂寞,
let it all ou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HOME |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8 血酒同色,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