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DMIN TITLE LIST
Selected category
All entries of this category were displayed below.



太久沒有, 這樣放鬆放縱自己沉浸在這黑暗中。其實我不討厭黑暗, 我怕黑, 實質意義上的怕黑, 但我從不討厭甚至是喜歡人性的黑暗。
很多事情凝聚在一起交雜成過去編織著回憶, 而正是那些憂鬱黑暗凝重萬分不捨痛苦難離塑造了現在的自己。

我從不唾棄, 不哀悼那些過去。



但還是別回頭看了吧, 即便已經想不起那時的悲慟, 即便已經成長的足夠堅強,
妳還是沒能完全掌握自己的。
妳還是很脆弱的, 各種意義上, 只是變成妳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而已。

已經被很多人說過控制不了自己, 其實妳也怕自己變成野獸。
像Koko Hekmatyar一樣, 需要個枷鎖, 來抑制自己的無所謂一切。

否則妳的冷酷無情將使人冰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就算我的愛你的自由都將成為泡沫。
不怕,我不怕。

帶我走。






Don't laugh at me, don't look away...

閉上眼總是會浮現個影像,那個人、那個男人坐躺在床上的影像。
知道那大概是最後的最後,在自己伸手拍別彼此倔強不回頭之後,他受了傷的延續。

怎會讓自己夢見他,怎會能夠在夢中還能見到他?
究竟這是夢境還是能夠奢望這是夢中的連結...

他似乎有些希望能夠是後者。
即便知道這個答案是當了十幾年追根究柢的煉金術師--即使現在已無法使用煉金術--的自己第一次不實際的想望。


自己就這樣站著,而那男人轉過頭來,才發現他戴了眼罩。
「你的眼睛...」反射性問出口。
對方只是微笑,只是讓僅剩的那隻眼及薄唇染上了無關憂傷的微笑。
溫柔漾到天際般的微笑。




隨著時間流逝年紀增長,所謂的多愁善感早已被埋藏一方。
流年中自己寫的那些在身上慢慢發生實現,曾經每分每秒都想與妳分享說不完的故事跟未來,
現在多少天不通訊也不特別掛念。

沒有一刻忘記,只是尚未想起。
是否這樣就應該稱作失去?

搽了橘紅色的指甲在鍵盤上敲打,寫下的再不是絢爛的故事。
說實在有些悲哀。已經不像過去那麼恣意。
以前的自己真的可謂才華顯露,現在只是個凡人,只是個連坦然說出情緒大聲唱著歌想做的事情都辦不到做不了的凡人。

但是我還是愛著妳。
妳是我重要的人,也是親人一樣的存在。

不是只有天天找妳較依賴。也許妳不像我偶爾惆悵,說真的就如同妳多年前所說我是個膽小的人,
膽小,卻又裝著自己不怕。
其實我是膽小,所以我對妳只敢假設。
逞強說著定論,卻從不承認自己懦弱。

多希望自己像妳一樣堅強坦率的前進。



| HOME | Next

Design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9 血酒同色, All rights reserved.